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丛芳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3:53:2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丛芳,是从东边十几里路以外的那个小村子改嫁来的。据说,她在那边不生孩子,耽误了人家传宗接代,人家不要她了,就跟她离了婚。女人么,总得找个主啊,离婚后,经人介绍,就嫁到这边来。  这边的她男人,叫曾厚全,是个老实人。曾厚全原来的媳妇死了,撇下了两个儿子。  丛芳嫁过来做了后妈,就担负起为曾家拉巴两个儿子的繁重任务。人当后妈可也真不容易,担得起好,担不起孬,弄不好,就会招来虐待前窝儿子的罪名。可是,人家丛芳却打算好好看孩子,生怕落下臭名声……一个人,还不是靠名声撑着门面啊,前头走,让人后头指脊梁的事,人家丛芳可做不上来!  后来,前窝的大儿子,忽然长了癌症。当家主事的丛芳,不疼花钱,四处寻医问药,给儿子治病,可是孩子命短,她没能留住孩子的命,那孩子才16岁就死了。人们都说,丛芳心眼儿虽好,但却命薄,命里担不起前窝的大儿子。丛芳呢,却不气馁,继续拉巴着前窝那个十来岁的小儿子。  有人说是好心自有好报,丛芳41岁那一年,从来没开怀的她,居然怀孕了。她男人增厚全也很高兴,很快,顺利的生下了一个女孩,取名叫曾霞。  曾霞一出世,曾家大喜临门,既有儿子,也有女儿,已是儿女双全了。于是,家家都来送米祝福。就连常来村子里搞调查研究、驻队蹲点的公社干部尹忠智,也送来了红糖、挂面和鸡蛋,算得上是一份厚礼。尹忠智送下礼物就走了,曾厚全留他坐席喝酒,可是死活的留不住,说是害怕违反群众纪律。于是,曾厚全千恩万谢的把他送到大门外……  别看丛芳长相平庸,左侧脸上还有一块疮疤,可人家却聪明能干,会过日子。一个农家妇女,拉巴两个孩子,前窝后窝,一个是自己亲生,一个是前窝生的,显出一幅难处的复杂。后妈本来不好当,可是丛芳却当得很好,没出过任何风言风语,人人都是伸大拇指。这,可是需要能耐的。人们慢慢看出了丛芳的能耐,也看出了他的好心眼儿。所以丛芳的威信也日益增高,慢慢被看作是村子里首屈一指的女中豪杰。只是,丛芳不识字,没文化,如果有文化,一准会当妇女干部的。  人只要有能力,不当干部也是有用处的。半截村子,不论谁家有红白喜事,都会去找丛芳,她都会尽心尽力的帮忙。丛芳懂得红白喜事上的复杂礼节,说说道道的,能说出个糖的枣的来,保准能打发得客人满意、主人舒心。比起那些“三棒锤打不出个屁来”的“下膪女人”,那是的“人才”。  人们对于女人的看法,有时不光是看她的长相,还要看他是不是聪慧,聪慧,也是可以博得人的喜欢的。丛芳就算得聪慧,所以人见人爱,村子里,没有人不喜欢她。  丛芳在村子里生活了30多年,真可惜,62岁时患肺癌,忽然死了。不过,聪明贤惠的丛芳,算不上“少亡”,因为她的前窝儿子,早就结婚在先,她亲生的女儿,也嫁夫着主了。可是,人们还是很疼得慌。几乎家家都在灵前为她烧香烧纸钱,本片的老片长,在丛芳灵前十分惋惜地说:“丛芳啊,你这一走,如果再遇上红白喜事,举行各种复杂的礼节程序,对外村客人们送往迎来,让我们再去找谁呢?再也没有合适的人选了,再也找不来你这样管事的人了!除了你,还有谁?”他这一说,只弄得忙丧的人们,个个恼巴巴的掉泪。  人活着过得快,死了也过得快,不知不觉三年过去了。  今年春节过后,丛芳的女儿曾霞,从婆家回来与她娘家爹、娘家哥哥争夺家产,打架吵嘴,居然打到当街来。曾霞口口声声拒不承认增厚全是她的亲生父亲,她说,她的亲爹是尹忠智。她和增厚全父子俩,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她说,这是她妈丛芳在临终前告诉她的。  曾霞这么一说,真是石破天惊,大街上的人个个瞠目结舌,怎么?曾霞的亲爹是尹忠智?  原来,丛芳临终前,背着丈夫、儿子对女儿说,孩子,你现在的爹,不是你的生身父亲。你的生身父亲是尹忠智,他是一名公社干部,死去好几年了。当初,他常来咱家找你后爹搞调查,我相中了他,她也很喜欢我,我和他,生下了你。你现在的这个后爹,我一直不喜欢他,我只是拿他当招牌……我是临死的人了,我的财产都归你,我把实话告诉你,三年之内不要说出去……  这一下子,真相大白了,村子里就像开了锅。  大家回想起丛芳当年同公社干部尹忠智的关系。哦!想起来了,尹忠智确实常到她家里去,丛芳和他的关系不大正常。曾经有过怀疑,但没有证据,也没人管闲事。大家对比着曾霞的长相,从她的面颊上,找到了尹忠智的影子,说是一模一样。而且,曾霞的脸上,丝毫也找不出增厚全的痕迹。于是人们确认了曾霞是尹忠智的骨肉,确认了曾厚全的“后爹”身份,背后里,也确认了曾厚全的绿帽子。  人们似乎从睡梦中忽然醒来,一个不守贞节的荡妇,一个把自己的秘密奸情亲口告诉闺女的奸妇,居然让她的合法男人戴了几十年的绿帽子!  曾厚全,一个可怜的老实男人,不光带了大半辈子绿帽子,还错把人家的女儿当亲生,免费替情敌抚养了几十年的孩子。这口恶气,怎么出?  这么多的男女老少,都没能戳穿她的画皮,还拿她当好人,让他风光了一辈子。我们居然被一个阴险毒辣的妇人,忽悠了30年,蒙骗了30年!  于是,丛芳死后三年,她在村子里的名声急转直下,一世英名荡然无存,原来那神祗一般的口碑,一下子变成了人人唾骂的阴魂野鬼。  曾厚全明白过来了,他儿子也明白过来了。  那一天,爷儿俩在北屋里四目相对,当爹的忽然抓起一个饭碗,啪嚓一声摔在水泥地上。当儿的说:“我,真得丢不起这号人,走……”  爷儿俩不约而同,走进放置家伙的房间,一个扛起一个大锤,一个擎起一张铁锨,一同出了大门,径直向坡里走去。许多人看见他爷儿俩了,知道他们要去找丛芳的坟,十几个老少爷们儿,纷纷扬扬跟着上了坡。  丛芳的坟上,立着一筒石头碑,上面写着他的大名。那石头碑,无论多么结实,其实是不禁砸的。现在,它被钢铁制成的大锤,一锤一锤的砸着,“咔嚓咔嚓”响过一阵,顿时断为数截。同时,丛芳的坟头,被铁锨刨掘开来,露出了丛芳的骨灰盒。那骨灰盒是木头做的,顶不住大锤的巨大力量。只一下、两下,它就粉身碎骨,那骨灰也撒出来,被用铁锨除起来,满地里撒,撒得满地都是,就像撒化肥。  至于丛芳的坟窝坑,已是坑坑洼洼,一片狼藉,他们爷儿俩,谁也不愿去整平。  所有的人都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有人自言自语地说,临死前,这娘们儿要是不说实话,那将如何?没有人作出回答。须臾,有人另找话题说,做了坏事的人,迟早要说出来,那是老天爷这样安排好的。  “全村的耻辱……”  坟窝坑那里围过来很多人,出现了一片掌声,还有一片哭声…… 共 260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索静脉曲张
昆明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癫痫病预防所需要注意得是什么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二手房行情 收银系统排行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