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娄山关新闻五有老人的幸福晚年

2018-08-09 18:41:47

退休后,能有一个老窝,有一个老伴,有一个老底,有一帮老友,就不错了。可是,我县退休老人陈克权,除了“四有”,还有一个爱好——摄影。他是一个幸福乐观的“五有”老人

陈克权老人生于1936年,1951年参加工作,1996年退休。

他知道,人一退休,平时紧张的工作情绪松驰下来,心态往往难以尽快平衡,大段的空闲时光不知道该做什么,空虚失衡,疾病就会找上身来。自从迷上摄影后,给他的生活增添了无穷乐趣。退休十几年来,他用手中的相机,拍摄了我县大量的自然风光,为桐梓的旅游发展和提升桐梓形象作出了不少贡献。

他喜欢的是一幅名叫“春机一点”的摄影作品。那是一个冬末春初的早晨,县城河滨路樱花大道的树干上,一朵樱花绽放在料峭春寒中,像一个满脸笑容的娃娃,站在希望的晨风里,天真而清纯。他不断调整焦距,调整焦点,对准这朵樱花,寻找灵感的亮点,整个人的心情也跟着明亮起来。那时,桐梓城建刚刚起步,建设者的阔大胸襟和远见卓识还不被世居小城的人们所理解。他作为刚刚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老同志,仍在关心、关注桐梓的发展和未来。他每天都要沿河滨大道走两圈,看着如火如荼的建设,他心里乐呵呵的,他想表达这一情感,却一直找不到切入点。那天发现了这一美景,他惊喜极了,这寒风中傲然绽放的一朵樱花,难道不是他当时的心境和象征吗?这一朵来了,千朵万朵也就来了,春天也就来了,桐梓改革开放的春天也就来了。“乍暖还寒的料峭中,一点春意悄然独绽枝头,于不显眼中那么显眼,于柔弱中又那么倔强和坚韧。这一点红分明是一点诗意,一线希望,一片振奋。”县文联如此撰文点评。

九坝镇黄河沟,是一块尚未开发的处女地。险俊奇美的自然风光,吸引着摄影爱好者探幽拍摄。陈克权老人就连去两次。次,他们九个人,找了当地一个农民带路。他年纪,走蒲家的公路,跟着小河沟进去。如果从其他地方绕道,耽搁时间太多,为了早点到达山顶,他们从那些烧焦炭的樵夫攀爬的小道向上爬。那山三面悬崖,樵夫砍了木料从山上推下岩,形成了一个槽形的沟,他们沿着沟壁,抓住枯藤,慢慢向上爬。与他们同去的,还有只猎狗,是一个摄影的朋友从县城带去的。很多陡峭的地方,人可以抓住藤蔓向上爬,而狗却没办法,反而要人用力推它的屁股,把它推上去一截,人再跟着向上攀一截。九个人和一条狗,爬了两个多钟头,攀到山顶时,已经看不清远处的景物,又偏偏下起了雨。带路的农民记得,山顶有一户人家,他们准备到那里去避雨,但天黑雾大,找不到路,又冷又饿,不敢盲目前行,只好把事先准备的塑料薄膜拿出来,借助树枝搭起帐蓬。一面是悬崖,怕滑下去,砍了些小木棒扎在悬崖边上,然后把带的锑锅支起,烧水煮面。柴全是湿的,费了许多力气才把火堆烧起来,没有水,就接薄膜上的雨水,煮面充饥。大家都很饿,但一次煮不了多少超净工作台报价
,就一次又一次的煮了又煮,等大家都吃上面条,已经是凌晨三四点钟了。那些年轻人啊,倒头呼呼大睡,他担心他们翻身滚下山崖,于是一直坐着,不敢眨眼,看护着他们,一直坐到天亮。天亮后,雨也慢慢小了,大家收起东西,到了山顶平地处。大雾散去,大家朝下一看,吓得汗毛倒立,简直像魁山的百丈悬崖一样,如果没有藤蔓缠绕,谁也不相信自己是从这个沟槽爬上去的。第二天早上,天空仍然下着小雨,而且有雾,他用薄膜把相机保护起来,拍了几张,但效果不好,只好放弃。他们沿着全是茅草覆盖的小路往回走葡甲胺
,一边用棍子拨草,一边前行。那晚在山上用锑锅煮面条、烧起大火过夜的情境,有点徐霞客的味道,让人难忘。

一般下乡,很多老人会叫他给他们照张相片,他从不拒绝,有人喊,就帮人家照几张,照片冲洗出来,还免费给人家送去。他知道,农村老人要照张像不容易,送给他们作个纪念,很好。

十几年的退休生活,他用手中的相机,把日常生活中稍纵即逝的平凡事物转化为不朽的视觉图像,把桐梓的自然风光、田园山水呈现在朋友面前。他拍摄的大量好照片,凡是桐梓县有关单位或部门需要,他都免费提供。同时带领别的老同志,为县域经济的发展、新城建设、“三化一游”等发展项目建言献策。他的付出,得到了组织和相关部门的认可。2001年,在全县“三个代表”教育活动督查工作中,他被中共桐梓县委评为先进个人,2004年被中共遵义市委组织部、遵义市离退休干部工作局评为老干部先进个人,2004年12月被遵义市老年人体育协会评为先进个人,2008年7月被桐梓县直属工委评为共产党员,2011年被桐梓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评为先进个人“功勋奖”,2011年7月救生筏
,在建党90周年表彰大会上,被中共桐梓县委评为共产党员。2012年,他将自己的摄影作品整理出来,出版了《金色年华》一书,作为他和妻子陈文忠的金婚纪念。引用本文地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