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两冤家投生记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5:28:5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川西平原双流牧马山上有一座一千多年的历史古刹应天寺,该寺占地约四十亩。相传唐朝僖宗黄帝为了躲避黄巢之乱,驻驿於此,故赐名为应天寺。该寺始建于梁天监年间,规模逐渐扩大,一经皇帝赐名,历朝换代更迭而不变,遂传于世。进入二十一世纪,应天寺依然是佛教圣地,每天诵经声和前来烧香的人络绎不绝,香火十分旺盛,主持庙里的事务是104岁的高僧佛智法师。  虎年元霄节这天晚上,僧人关上庙门万物归复宁静后,佛智法师象往常一样在庙里做起了功课。突然,听到窗子外面有争吵声。他打开慧眼,竖耳聆听,发现是白天才在寺里火化的两个亡灵在争吵。  才20刚出头的张娃,一把抓着那个体形肥胖的老潘骂道:“就是你这个死老头儿,拉我当替死鬼,害得我得不到安宁,成了孤魂野鬼,死了也不能转生。”  潘老汉委曲地说道:“你酒后驾车把我撞死了,我还没找你算帐就是好的,我不是照样没有转生吗?我真他妈的倒霉,好日子还没过够,你就害死我了,我恨你!”说完两人就扭打在一起。  佛智法师轻甩佛尘,威严地喝令道:“你们两个畜生,敢在佛教圣地放肆,还不给我快快滚进来。”  “嗖”的一声,两人从窗前应声地飘落在佛智法师面前。只看他们脸色苍白,死气沉沉,目光如呆滞一般,他们搭拉着头,跪在佛智法师面前,低声下气地求大师帮助他们尽快转世。  佛智法师威严地喝令道:“你们两个畜生生前究竟造了多少孽?快快如实招来!”  潘老汉痛哭流涕地说道:“我生前是一名屠夫。我为了多挣钱,每天将几十头生猪、生牛、生羊灌自来水,屠宰后拉到市场去出售,赚了许多黑心钱,也杀一些生病的家畜出售。那天早上我拉着杀好的肥猪去赶早市,谁知小货车刚开到鱼塘边的小山坡上,迎面就开过来一辆汽车当场就把我撞死了。就是张娃害得我中年暴命,家破人亡。高僧啊!你要救救我,我死后下地狱,那些被我杀死的牲口一群群地找我拚命,追得我到处无法躲藏;那些吃了我卖的病猪肉暴病而亡的人,也找我算帐,都骂我生前作恶多端。”  大师问罢老潘,又叫张娃如实交待。张娃低垂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那天早上,我喝醉了酒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前面一个黑影子,我猛打方向盘,车速太快撞死了老潘,我也驾车一头栽到路边的鱼塘里淹死了。我活着时尽干偷鸡摸狗的勾当,调戏妇女,吸食毒品,爱酗酒,开快车,抢过钱。我死后下地狱,所有的鬼都不原谅我,都找我拚命,说我比他们还坏。”  大师轻出一口气说道:“你们生前都十恶不赦,死后天界、地界、冥界都不原谅你们。我佛慈悲为怀,普渡众生。你们想尽快脱离苦海,顺利投胎,就必须答应我一件事,你们做得到吗?”  两个冤家相互对望一眼,两眼发出了无限生机,赶紧跪着,举着一只手对天发誓:“大师快快吩咐,我们会尽力去做的。”  “我给你们的任务就是在三天后的鸡叫第三声时,每人做一件好事,条件是你们要一起互帮互助完成后才有效。做成之后,我为你们超度重新投胎做人。”  “好!一言为定,驷马难追,我们去做。”  说完,他们轻轻地飘出窗外。分手时,老潘低声下气地对张娃说:“兄弟,咱遇到难事时,咳一声,喊三声张娃就现身哦,我没你那么聪明,你帮老哥哥我做成好吗?”  张娃面子上答应着,其实他在心里恶狠狠地骂道:“你这个死老头,我帮你,你等着瞧吧!看到时,是你急,还是我急。”他们分头去做各自的好事了。  2  老潘踩着夜间的雾霭,快速地朝家的方向飘去。他才死三天,他想新媳妇了。老潘三年前,结发妻子得癌症死后,他一直想找一个年轻漂亮的美女为伴侣。半年前,他看上了隔壁做美容的小蝶姑娘。小蝶到大城市打工,身无分文,在老乡的介绍下,到美容店当上了按摩师。那天,老潘到美容店洗足,他躺在床上,酒气冲天地对小蝶说:“小妹,你只要把我按舒服了,钱好说,好说。”随手就丢出几张百元大钞出来。  小蝶自打进入这个行当以来,见过行行色色的各种人。虽然,有钱的人很多,愿意给小费的少。那天,小蝶小心翼翼地持候着老潘。在交谈中得出他死了老婆,才45岁,有个独女早已出嫁。老潘有车有房,在小蝶眼里就是金龟婿,眉来眼去的两人很快就有了感觉,不到1个月两人就如干柴遇烈火般抱到了一起。那天,老潘把小蝶带回了家。在关上门的一瞬间,老潘就把小蝶抱在怀里,舌尖在小蝶口中游走着,两只手也不安份地在小蝶身上乱摸,小蝶软绵绵地依偎在老潘怀里,象只小绵羊一样听他摆布。  “妹子,你嫁给哥好吗?我会宠着你的。”  见小蝶不语,老潘心急火燎地说道:“难道你嫌哥哥我大你20多岁?我有的是力气,有的是钱,只要你嫁给我,保证不让你吃苦,让你当太太。”  小蝶抿着嘴,羞答答地说道:“哪个说不嫁吗?我喜欢潘哥。”  老潘听在心里就跟吃了蜜似的甜,抱着小蝶进入了卧室,拉上窗帘,两人就滚到了床上……  后来,老潘风风光光地娶了小蝶,让她安心在家当起了太太,他依旧每天忙屠宰生意。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老潘不在家的日子,隔壁美容店的老板却经常把小蝶喊过去玩耍。本来,那老板就是开的黑店,明的是给顾客按摩洗脸,实则是一地下卖淫的场所。小蝶在嫁给老潘之前,早就堕落了。  但每次老潘回家之前,小蝶都在家里,把老潘扶持得舒舒服服。  没想到小蝶才嫁给老潘才半年,这老潘出车祸死了。  老潘死后,他的灵魂只有晚上才能现人身。此时,他急匆匆地赶回家中,还没进屋就听到里面喝酒声,划拳声,此起彼复。只见一个打扮入时的青年男人抱着小蝶,正在和另外一对男女在饮酒。洒桌对面坐着的男人对正在亲热的小两口说道:“飞哥,你终于等到云开雾散时,小蝶终还是你的人。房子有了,票子也有了,你们小两口的日子终于熬出头了。”  小蝶娇滴滴地抱着她的男人说道:“当初我嫁给那个死鬼时,就盼着他早点死,我好回到初恋情人怀中,飞哥呀!今后你一定要对我好哦!”  “我一定对你好,我的心肝宝贝。”说着两人很亲呢地碰起酒杯来。  老潘站在窗外,看到这一肉麻的情景,脸色刷地更白了,他气急败坏地骂道:“小婊子,野男人,你们敢耍我,不得好死。”  如今的老潘是有家也回不了,有妻也是别人的老婆。他开始怀念起结发妻子,想当年她抛弃了城里人的生活,跟自己苦苦打拚,挣下了不菲的家业,如今两手一撒,什么都是别人的了。早知道活着的时候,不如将这些家产送给穷人,人家还记得我的好,老潘失悔地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走着。突然,发现平时他每天都要供应猪肉的昊昊超市门前,一群人正围着一个老太太在问着什么?  3  老潘的身影轻轻地飞到一棵大树顶上,居高临下地张望。看到了一个痴呆老太两手放在袖筒里,身上穿的棉衣棉裤到处布满灰尘,脚上趿着一双棉拖鞋也沾满了泥巴。老太花白的头发在寒风中散乱地搭拉着,两眼发呆,一脸的菜色,脸上也是脏兮兮的,一看就是多日未洗,满脸的皱纹在静静地诉说着沧桑。  只见从商场出来的人,有的人给老太买了面包放在她臂弯上,有的人买了一双棉鞋替老太换上,有个妇女本来买了东西走了几步又倒转回来,从钱夹里掏出百元大钞放在了老太太口袋里,一边走一边回头看,泪眼汪汪地说道:“看不下去了,看不下去了,老婆婆太可怜了,不知是哪家的老人走丢了,流落街头。”  老潘看到这里,也流泪了。他想起了死去的母亲,要是她老人家在世,肯定也是七旬老人。母亲在世时,一直都维护着他这个家中的儿子。姐姐和妹妹没有的,他有。母亲有什么好吃的,总是给他留着。老潘一直都孝顺自己的母亲,要不是一场大病,母亲也不会死得那么早。老潘看到老太的悲惨遭遇,一股油然而生的想法从心中升起,我要护送老太回家。老潘打定主意后,一直跟在老太身后。老太要过马路了,一辆急速驶来的汽车朝老太开了过来,老太仍毫无知觉地走着,老潘赶紧挡在老人身前,老太走不过时,转身向来的方向慢腾腾地走着。老潘始终跟着,这时一伙上晚自习的中学生从对面走来。其中,一个戴着耳钉的男孩对同伙说道:“那个疯婆子又过来了,她的口袋里肯定有那些瓜娃子给的钱,我们又去给她抢了如何?”  有一个男生说:“算了吧!人家老太婆多可怜的,这么冷的天气晚上住在街沿边上,你就放过老人撒!”  “放过她,我们哪有多余的钱去上网!哥几个上去抢哦!”  老潘气得两眼冒火,敢情这几个流氓多次对老太下黑手。老潘从地下捡起几个石头朝着那几个楞头青打了过去。  “哎呀!是哪个打我们?”这石头分不清来头,从不同的方向雨点般地打了过来。  “妈呀!快跑哦!遇鬼了!”这伙人抱头鼠窜丢下老人跑了……  4  那边,张娃得到高僧旨意后,也在积极地找好事做。他在大街上巡视了好几圈,也没找到机会。咋办呢?张娃开始后悔了,跟老潘分手时,要是说好相互帮助就好了。  他坐在繁华的大街顶楼上,次静下来心来仔细打量这座生养了他20年的县城。  远处的电视台大楼灯火辉煌,那巨大的发射塔在霓虹灯的点缀下,在夜幕中似一个大海中指引航船前进灯塔,分外耀眼。近处的棠湖公园如梦幻般地泛出神秘的色彩,湖心中间还隐隐约约看到情侣们在泛舟,公园里有打太极拳的,有散步的。街边花园中心,人们正随着节奏感十分强烈的迪斯科尽情地扭动着腰肢,在快乐地随着音乐声翩翩起舞,人们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脸。  “我生前象他们活着该多潇洒,多自在,多幸福啊!以前,我尽干坏事,非奸即盗,搞得左邻右舍,鸡犬不宁。后悔啊!唉,反正都找不到做好事的机会,不如去看看我那帮哥儿们。”想到这里,他朝西门方向飘去。那儿,就是这座县城的娱乐场所夜总会的会址,也是脱衣舞盛装表演的风流场所。张娃活着时,就是那儿的常客。  他故意拉低帽子,遮住了他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在震耳欲聋的强劲音乐声中,跳舞大厅早就围满了在疯狂摇摆的男女。张娃找了一个紧挨化妆室的座位坐下,透过玻璃窗,他看到了三个盛装的女孩,穿着超短裙,正在浓妆艳抹,一个穿着粉红色吊带裙,长相甜美的女孩在低声哭泣。  “小玉你哭什么啊?哪个叫你高中毕业就出来急着打工,又不看清中介所给你介绍的是什么地方?你就拱进来了。落入魔窟,我劝你想开点。女人嘛!不就是吃青春饭,趁年轻挣大钱,你管它是卖身?还是跳脱衣舞?你要是能钓到一条大鱼,把你包养了去,你就不用成天持候那些臭男人了。别哭了,等会老板来了,有你好果子吃。”  青姐,别劝她,等会她就知道老板的厉害了。另外一个穿着绿色超短裙的女孩在一边嘲笑着。小玉擦着眼泪慢悠悠地说道:“我只是想念妈妈了,怕她牵挂着我。”  张娃听到这里明白了,那个叫小玉的俊俏姑娘是被黑中间卖到这个夜总会当脱衣舞女郎。可惜了,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就落入了火坑。张娃正叹息着,就看到他的几个哥儿们来了,个个都是吊儿郎当的人,把人生当儿戏的混混。  随着DJ一声大喊,舞会正式开始了。“先生们,女士们:新春狂欢晚会现在正式开式。请举起你们的双手,踩着音乐的节拍,尽情地舞起来,跳起来。现在我们隆重地请出当红美丽女郎小青、小美、小玉,为大家表演脱衣舞,请拿出你们的热情,尽情地嗨起来!”  所有的聚光灯全部打到了舞台的中央,只见小玉和另外两个女孩跳上舞台。小青和小美在尽情地扭动着身躯,在卖力地挑逗着观众。只有小玉很机械,很麻木地表演着。  几个打手模样的男人,簇拥着一个老板模样的人走进了舞池。正好,他们说话的声音,张娃能听到。  那个老板对手下人说道:“你们看看那个新来的小玉,脸搭拉着,就跟她妈的死了人似的难看。等会演出结束,你们好好收拾她,记着别破她的相,别打她的身体,我还要靠她挣钱呢!你们想怎么收拾她都行,让她学乖点。”  喳!听命。晚上叫她坐飞机,灌辣椒水。哈哈哈,这群人放浪地笑着。  张娃生前那帮酒肉朋友们,此时个个就象吃了兴奋剂一样,在高声地尖叫着,口哨声伴着强劲的音乐在狂热地躁动着。台上的两个美女开始从身上脱超短裙和胸衣了,一件两件从身上脱下来朝观众扔去。人群沸腾了,都在尖叫着,他们兴奋地朝小玉喊道:“美女,快脱!美女,快脱!”  小玉在台上机械地扭动着身体,泪水从她眼角划过,她仿佛看到母亲在正为她痛哭,她突然捂着脸,从台上冲了下来,朝化妆室跑去。这一举动,所有人愣住了。大家都停了下来,还没等大家清醒过来,只见老板和几个打手冲了进去。  “哐”地一声,重重地关上门。张娃隐隐约约地听到老板在示意手下的人:“把窗帘拉上,给我灌辣椒水。”  这边,DJ迅速走上台前,以诙谐幽默轻松的口气对大家说道:“刚才的那位美女,被台下的帅哥看得害羞了,这会她不好意思躲起来了。先生们,女士们继续拿出你们的热情尽情地跳起来,舞起来。Happynewyear!”   共 894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对于包皮过长的保养
昆明好的专治癫痫医院
昆明可以治疗癫痫的医院哪里找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小孩子便秘怎么办 宝宝低烧不退怎么办 一岁宝宝发烧怎么办 孩子发烧 两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武威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海口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海口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泸州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广东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外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枣庄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东营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济宁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威海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 德州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德州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德州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聊城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滨州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滨州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菏泽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南京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南京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无锡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徐州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徐州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常州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常州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苏州外科医院哪家好 苏州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苏州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苏州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中西医结合科医院哪家好 黄石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资阳男科医院 癫狂病医院 先天性毛细血管扩张性大理石样皮肤医院 甘肃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梅州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梅州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梅州有哪些中医血液科医院 梅州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汕尾有哪些外科医院 汕尾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中山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中山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中山有哪些中医血液科医院 潮州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