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心灵盘龙镇风云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7:14:4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太阳穿过红砖青瓦的缝隙,斜斜地落在河面上,随着轻漾的波纹跳跃,有些调皮,有些得意。  一辆看上去还很新的黄包车飞奔而来,车轮在青石板路上发出“骨碌碌”的声音,昏昏欲睡的午后街道稍稍振奋了一下。黄包车在一栋大宅子前停了下来,车夫顺手解下车把上的毛巾,揩了一把额头的汗,回头招呼客人:“先生,您慢点。”车上缓缓下来一个俊俏儿郎。锃亮的皮鞋,笔挺的西裤,白色衬衫,格子马甲,一顶大檐帽遮了半个脸,一看就是大城市来的富家子弟。车夫帮着把两个大皮箱拎到宅子门口,哈着腰谢了赏钱,拉着车飞奔而去。  来人仔仔细细看了看门外蹲守的两头石狮子,甚至深情地用手摸了摸。抬头看着门楣上的两个镶金大字“凌宅”,眼里有泪光闪烁,脸上分明难抑的笑意,嘴角上扬,上扬,露出一整排洁白的牙。  轻轻扣动门环。里面一声咳嗽,连声应着:“来了,来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边上的小门“吱嘎”一声开了,出来一个五十上下仆人打扮的男人。  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恭敬地问:“请问先生有何贵干?”  来者竭力忍住笑,礼貌地躬一下身,说:“我找你们家小姐。”  “小姐?我家小姐明天才到,请先生明天来吧。”  来者终于忍不住了,抓住男人的胳膊哈哈大笑:“林伯,是我呀!”  林伯睁大了眼睛,重新打量了片刻:“哎呀!小姐,是你呀,你回来了!你怎么这副打扮呢?你不是说明天才到吗?”林伯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我着急回家呢。”  “那好!好!快,快,屋里请!”林伯急忙提起地上的箱子,引着二小姐往里走,一边喊着:“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  霎时空寂的花厅中挤满了人。叫小姐的,叫小珊的,嘈嘈杂杂一屋子的声音。  “娘!”凌珊扑进一个着紫色旗袍的妇人怀中。  “珊儿!”脸上各自带着泪,却又笑开了颜。  “来,让娘好好看看。都四年了,想死娘了。”凌太太仔细地打量凌珊,“长高了……怎么这副打扮?女孩子家不像个女孩子。”  “娘——”凌珊撒着娇。  “小珊回来了,一路上也累了,大家先别站着啊。”这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女子,穿着艳丽的旗袍,高八度的嗓音显示着她在这个家的地位。  “你好,梅姨。”凌珊转身略显冷淡地招呼。  “哎呀,一家人哪用这么客气呢。小珊的房间早就整理好了,我这就去吩咐厨房,今晚加几个菜,明晚为小珊接风。”梅姨一副主事人的模样,扭着腰肢,袅袅婷婷地去了。  凌珊看着离去的妖娆的背影,心里闪过一丝不快。再看看母亲,脸上的皱纹越发多了,头发早已花白,常年的风湿折磨着她,行走都有些困难。  下人齐齐上来见过小姐。凌珊抬眼看去,生面孔的居多,看来家里变化挺大的。所幸从小把她抱大的吴妈还在。吴妈与林伯膝下凄凉,一直视凌珊如己出。  第二日,原本只是凌啸天为求学归来的女儿接风的家宴成了盛宴。上门贺喜的亲友络绎不绝。有借此来逢迎的,有借机一睹凌家女公子风采的,也有碍于情面大家都来不得不来的,济济一堂。来者是客。凌家的二姨太柳素梅指挥若定。得体地招呼,引客人入座,吩咐下人泡茶。不冷落一个客人,也绝不厚此薄彼,真可谓八面玲珑,面面俱到。凌啸天不由赞许地点点头。  作为今晚的主角,凌家的大小姐凌珊仍旧一副帅气的打扮。利落的微曲短发,白色的衬衫束在深色的裤子里,两根细细的背带,再加上深色的领结,虽说娇小玲珑,倒也有另一种英气,一出场就吸引了全场的目光。凌珊落落大方,跟在父亲身边见过各位叔叔伯伯。不管是不是出于真心,大伙一致夸赞凌老板的女儿到底是大城市来的,见过大世面,与众不同。凌啸天看着英姿飒爽的女儿,甚是欣慰。  此时,与凌宅隔河相望的杜宅也正在用膳,一家之主的杜云山坐在主位上,看不出表情。然后是杜太太,杜家的两个儿子,杜再文,杜再武。杜家大少奶奶周雨若在一旁侍候着上菜,后边站着丫环老妈子,都是鸦雀无声,屋子里只闻得碗筷杯箸的声音。  杜再文猛地推开了椅子,抖动长衫,周雨若惊慌地上来帮忙。杜再文恼怒地推开她:“你看你笨手笨脚的,舀个汤你都舀不来,你说你还能做什么!”周雨若脸瞬间涨得通红,泪水涌进眼眶。  对岸的喧哗声隐约传来。  “不就个丫头片子嘛,有什么值得显耀的,再能耐也是个赔钱货。”杜再文悻悻地坐下。  杜再武看了大哥一眼,欲言又止。    2    当东方泛出鱼肚白时,沉睡的盘龙镇醒来了。咳嗽声,唤小儿起床撒尿的声音,甚至某处吊嗓子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勤劳的主妇已开始在晨曦中倒马桶,洗衣服,生炊做早点。薄雾青烟,清晨的盘龙镇宁静又祥和。  盘龙镇,原先并非此名,传说某一年乾隆下江南,路过此城,盘桓了数日,据说当时村民发现远处的山头盘踞着一条龙,金光闪烁。是否乾隆真的路过此地,是否真的有龙出现,无处考证,然而至此盘龙镇的名号就叫开了。  盘龙镇的民居大多依水而建。  或前门临街,后门涉水。一栋两层的小楼仿佛就是建在水上的,一座小小的河阶似乎是从屋内穿凿而下,一直延伸至河里。浆洗淘灌都至那上下。  或面水而建,与河水相隔一条宽宽的青石路,同样有小小的石阶相向着涉水而入。有妇人边捶打着衣物,边嬉笑,不知说到什么,互相泼起了水。隔河的妇人笑道,昨夜和男人还没浪够,一大早又浪上了。于是风头转了,遥遥地向对岸泼起了水,泼起一片笑声。  杜家一大片宅子就是面水而建,宅后是一大片山林。据说是一个风水先生选的址,背山,背后有靠山;临水,生意有进水(进益)。当然这儿是本镇的富人区,能在这儿建宅子的非富则贵。一河之隔的就是凌宅,比邻而居的是本镇的镇长。  此时,杜云山踱着方步走出宅子,呼吸一下清晨凉爽的空气,等着自家的车夫把车拉过来。看见对岸的凌啸天也正出门,隔着河遥遥地拱一拱手。  “啸天兄,早啊!”  “云山兄,早!”  两辆黄包车沿着河岸飞奔。一个往东,一个往西。  两个生意人经常不期而遇在家门口,点头亲,除此再无深交。各自经营着自己的生意,生意无交接,市场无冲突,井水不犯河水。然而这几日却有了微妙的变化。  本城的商会会长年事已高,拟退休,正物色接班人。凌、杜都是候选人。凌啸天与杜云山作为本城的两大首富,不管是家底、资历以及在本地的威望各方面都是不相伯仲,拥护的人一半一半。平日里素无交接的两个人表面上依然声色不动,底下早已暗流激涌,随着日子的接近,暗流已现浪花。  凌啸天经营着棺材铺。虽说行业很冷门,生意却不错。生死不由人,死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入土为安是活着和死去的人共同的愿望。一副薄木棺材成全了这个愿望。棺材有价值上万的,也有几十元一副的。来买棺材的,有富人也有穷人,更有甚者,几十元的棺材也买不起,求着赊一副,如果情有可原,凌啸天也同意赊欠,先让死者入土为安,事后也并不催讨,事主手头便利时自会归还;再有遇上一些流浪汉或乞讨人员冻死饿死之类,凌啸天闻知,也会捐上一副棺材,也好让死者体面地到另一个世界,此谓积德。为此,虽说这个行业不吉利,凌啸天却赢得了一个仗义的美名。如今在别处开了多家分号。凌啸天的遗憾恐怕就是膝下无子了。  杜云山专营红木家具。买得起红木的非富则贵,相识的自然都是达官贵人。杜云山自信在上层社会要比凌啸天吃得开,但是吃亏就吃亏在官场中没个自己人。多年的经商让他明白,必定要个坚硬的后台,生意场上才能兜得转,官商从来都是一体的。为此他全力扶持大儿子杜再文往仕途发展,如今儿子也算是坐镇一方,在盘龙镇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繁衍至今,盘龙镇说大不大,说小却也很大。上千户民居,几百个商铺,戏园子,茶馆,妓院,当铺,银庄,裁缝铺,面馆……遇上赶集,邻近几十里的农户猎户纷纷挤进盘龙镇购物,交易,逛戏园子,一些临时摊贩摆满了街道两侧。大街上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凌珊挤在人群中,这儿看看,那儿瞧瞧,什么都新鲜——外面山好水好不如自己家乡好。外出这几年,家乡变化好大啊。这几日,凌珊逛遍了城里城外,今日逢集,又到街上凑热闹来了。母亲笑她是个闲不住的疯丫头。  一个长衫礼帽的中年男人笑吟吟地拦住了她的去路,礼貌地问:“小姐,请问你这白玉兰哪里有卖的?”今日凌珊一身白色裙装,短发俏丽,胸前一朵白玉兰,人亦如玉兰花绽放。在人群中犹为显眼。  凌珊警觉地扫了一眼四周,答:“我这白玉兰不卖的,知音者可赠送。”对方抬了抬礼帽,欠了欠身子,低声说:“跟我来。”  凌珊正要举步,斜刺里冲过来一个男孩,一把抓住她,叫着:“凌珊,你回来了!早就听说你回来了,一直没看到你。”  凌珊吓了一跳,定神一看:“小武,几年没见,你还是这样莽莽撞撞。”  “凌珊,你也没变呢。”  “小武,你这是要去哪儿?”看看前面那个远去的背影,凌珊有些着急。  “9.18事变了,国军采取了不抵抗政策,小日本占领了我国东三省。我们中国人不能坐以待毙,我和几个同学联系好了,准备去各处演讲,以唤醒民众。”杜再武挥着手里的稿子激愤地说。  “那是国家的事,跟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凌珊懒散地说,眼睛一直看着前方。那个人影就快消失在人群中了。  “怎么能这么说呢,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就因为民众大多持这种思想,日本人才能得寸进尺,所以一定要唤醒民众的意识,全民抗日。”  “我们这哪来的日本人,日本人到不了我们这的,不用你操心。”凌珊表面轻描淡写,心里却急得不行——这个愣小子还不走。  看来对于凌珊的麻木杜再武也急了,似乎要长篇大论向凌珊轰炸。  看着那张年轻热情的脸,凌珊灵机一动。  “小武,这里好挤,热死了,我们找个凉快地方好好说话吧。”  “好啊!”杜再武热烈响应。打小一块长大的伙伴多年未见,格外地亲。  凌珊不着痕迹地领着小武跟着前面的“长衫”,杜再武浑然不觉,激情地向凌珊灌输抗日思想。  很快出了城,长衫进了路边的一家农户。  凌珊红着脸扭捏了半天,杜再武终于明白了凌珊是要借着方便一下。女孩子就是麻烦。再武不由也红了脸。在屋外等了半天凌珊才出来。    3    杜再武刚跨进家门就被大哥叫住了。  “小武,你这几天在忙什么呢?”  “大哥,你在政府做事,应该知道小日本鬼子已经占领了我们东三省,我们中国人不能坐以待毙。”  “这不是你们这帮毛孩子该管的事,你只要念好你的书就行了。”杜再文板着脸,“这几天爹在竞选会长,紧要关头,你别添乱子。”  “大哥,我怎么是添乱子呢,国难当头……”  “行了,行了。”杜再文不耐烦地打断了弟弟的话。  回到房里,杜再文还是一脸恼色。  “怎么了,又哪儿惹气了?”周雨若温柔地问。  “还不是小武,一天到晚抗日抗日,一个小毛孩子,嚷嚷就可以把日本人嚷走了?”  周雨若接过丈夫脱下的外套,莞尔一笑:“小武不小了,你在他这个年龄已经成婚了。”  “唔,是嘛?”杜再文有些心不在焉。  “又要出去吗?”看着丈夫换上衣服,周雨若假装不在意地问道。  “嗯,今晚有个同仁请吃饭。必要的应酬。”  看着丈夫匆匆离去的背影,周雨若微微皱了皱眉。  饭桌上,杜云山看了看空着的座位,问道:“再文哪去了?”  “他出去了,说不在家吃饭。”雨若恭顺地回答。  “哦。近再文似乎很忙啊。”  周雨若怔了怔。  此时一河之隔的凌家一片慌乱——凌啸天是被人抬回来的。  黄包车在离家不远的那条夹弄里被人堵截,来人并不说二话,上来就是一顿暴打。当同样挂彩的车夫老王把主人拉回家时,家里的女人乱了套。凌太太蹒跚着因风湿而关节肿大的腿连声叫请大夫,吴妈吓得直念“阿弥陀佛”。二姨太柳素梅不见人影。凌珊到家时正是上下一团乱的时候。吴妈见了,叫了起来:“小姐,你可回来了,老爷叫人打了!”  “爹!”凌珊迅疾跑到父亲跟前,用学校学得的急救知识,上下检查了一下,估计父亲没什么大碍,吩咐众人不要围观,给病人足够的新鲜空气,等候大夫到来。  大夫很快来了,包扎了伤口。还好没伤及内脏,只是腿伤比较严重,恐怕要卧床几天。  “那可糟了!”刚跨进门的林伯听见此话跌足叫道,“后天就是商会的选举大会,候选人缺席的话就表示弃权。”  看看沉思的老爷,叹一口气说:“万幸!老爷只是皮肉伤。其余的只好再说了。”  “老林,你看这是谁干的?平日里我们并无跟人结梁子。”  “老爷,这不明摆着,在这节骨眼上,谁想要你躺下?” 共 28402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怎么会感染龟头炎
黑龙江专治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的治癫痫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小孩手心出汗 宝宝低烧不退怎么办 一岁宝宝发烧怎么办 孩子发烧 小孩夜里咳嗽 天水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海口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海口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泸州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广东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外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枣庄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东营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济宁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威海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 德州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德州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德州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聊城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滨州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滨州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菏泽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南京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南京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无锡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徐州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徐州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常州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常州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苏州外科医院哪家好 苏州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苏州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苏州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中西医结合科医院哪家好 黄石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资阳男科医院 癫狂病医院 先天性毛细血管扩张性大理石样皮肤医院 甘肃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梅州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梅州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梅州有哪些中医血液科医院 梅州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汕尾有哪些外科医院 汕尾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中山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中山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中山有哪些中医血液科医院 潮州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