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老炳叔的身份股

2018-09-15 09:48:55

老炳叔找到儿子大成,说自己要在工厂申请一份“身份股”,就是要以大成亲爹的名义在厂里拥有百分之十的股份。大成虽然纳闷儿,但也满口答应了。

别说是百分之十,大成知道,他的这个工厂能有今天,全靠他爹当年东拼西凑了那一千块钱,老爷子为了还债,足足拉了半年的砖,至今落下个腰疼的毛病。可以说,这个工厂都是他爹的,就算把赚来的钱都给了他,也报不完他老人家的恩情。可大成就是不明白,一个孤老头子,究竟想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这几年大成工厂的效益不错,每年他都要给老炳叔几万块的零用钱,还给他买了保险,老炳叔节俭惯了,粗茶淡饭、粗布衣裳,最多就是偶尔整两口小酒,根本没有什么花销,大成算了下,如果他爹把钱都存下的话,这几年少说也存了十万块了,可是,现在工厂号召大家入股,他爹不但不掏钱,还要以“身份股”等着分红,这不是他爹的一贯作风啊!

然而,更让大成想不通的是,按规定,工厂应该是每年年底分一次红,可是老炳叔却让儿子每个月给他结算一次,连续三个月了,一到月底,老炳叔就会到大成的工厂来要钱,有一次,大成有事不在,他足足在厂长室里等了一下午,这让大成很尴尬。

大成跟媳妇秀芝说了自己的疑惑,秀芝说:“咱爹是不是想娶后老伴了。”

一句话提醒了大成,大成想起来了,他爹这辈子一直惦记一个女人,娘在世的时候,他爹都没有隐瞒过这件事。

老炳叔有个旧相好,叫兰花,是他高中的同学,两人一起插过队,后来失散了,老炳叔找了两年也没找到,便在家人的撺掇下娶了大成娘,虽然不太情愿,但是母命难违。可是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终于得到了兰花的消息,因为以前就跟大成娘提起过他与兰花的事,所以也就没再隐瞒,两口子一起去看过兰花几次,前些年,兰花的丈夫病死了,兰花的生活不太好,这就一直成了老炳叔的一块心病。

大成娘虽然没有多少文化,却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临死的时候,她嘱咐老炳叔把兰花娶过来,这事大成和媳妇秀芝都知道。好几年过去了,大成和媳妇也都劝过老炳叔,可是他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莫非这回真的动心了?

秀芝说:“要不把咱爹接来住段时间,也好慢慢探听一下他老人家究竟是怎么想的?”

大成为难地说:“咱爹那倔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一定能来啊。”

秀芝想了想说:“他要不来,咱就还说孩子想爷爷了,爹最疼他孙子了。”

大成一听这是个好主意,娘活着的时候,孩子一直是在乡下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的,那时候,大成两口子在外打工不容易,没时间管孩子,多亏了爷爷有学问,从小就教孙子读书写字,虽然父母不在身边,孩子被爷爷奶奶照顾的很好,后来孩子上学了,家里条件也好了,才把孩子接到城里,这小孙子可是老炳叔的宝贝疙瘩。主意打定,大成当下就开车去乡下接爹进城,可让大成没想到的是,他准备的一箩筐理由都没用上,这次老炳叔答应的很爽快,临行前还捎带了一大包衣服。

其实,大成早就想让爹到城里来住,并为他买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楼上楼下挨着。老炳叔这次住的挺踏实,每天儿子、媳妇去上班,孙子去上学,他就上街去溜达,而且每次都会买一些书回来,大成翻了翻,都是少儿读物。大成心里很高兴:“爹这回可能打算长住了!”

他跟秀芝一说,秀芝也乐了:“有爷爷教孙子,咱俩就不用为孩子的学习操心了。”

可是,老炳叔每次出去都要买书回来,不知不觉把书堆了多半间屋子,秀芝觉得纳闷儿,这么多书,儿子能看得完吗?她就问老炳叔:“爹,您怎么买这么多书啊?”老炳叔说:“给孩子看呗!”

大成对秀芝说:“爹喜欢就让他买吧!反正咱家有的是地方放!”

老炳叔在城里住了一段时间了,瞅了个机会,大成和秀芝就问他:“爹,俺娘去世这么多年了,您如果觉得孤单,我们不会阻拦您和兰花阿姨的事情的。”

大成和秀芝做梦也没想到,老炳叔这回这么痛快:“恩,就是你们不跟我说,我也想跟你们说了,我想把兰花接来。”

大成亲自开车带着老炳叔把兰花接了过来,然后他和秀芝就问爹这新房怎么布置,喜事怎么办好……,可还没等他俩说完,老炳叔就把他们的问话打断了:“明天我要跟你兰花阿姨回乡下,把那堆书也带走!”

大成和秀芝当时就傻眼了:“爹,我们哪做的不好了?惹您生气了吗?您怎么说走就走啊?”

老炳叔瞧了瞧儿子和媳妇,不觉哈哈大笑起来:“看你俩紧张的,我有你们这样的好儿子好媳妇,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还会生气呢?”

“那您为什么要走啊?还要把书都带走,您是不是也要把您孙子带走啊?”大成忍不住问。

“傻小子,我跟你兰花阿姨这回回去啊,一是要完婚,二是要给那些留守在家的孩子建个活动中心,那些孩子不能没人管啊!”

老炳叔慢慢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原来,他看到乡下很多孩子由于父母外出打工,没人照管,他心里很为这些孩子担心,平时在乡下的时候,他经常跟孩子们一起玩耍,他想给孩子们一个温暖的家,可他知道自己又照顾不过来,于是就想起了把兰花接来,他买的那些书都是他为这些孩子们精挑细选的。

“我以前是村干部,我不能光顾自己啊,我找大成要钱,就是想把这个家尽快建起了。”老炳叔认真地说。

“爹,您把兰花阿姨接来,只是想让她帮您照顾孩子们吗?”秀芝故意撅起嘴问。

老炳叔突然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改口:“当然不是,她最重要的任务是要照顾我啊!”

满屋子洋溢着开心的笑声,兰花阿姨的脸上泛起了一朵红云。

转页扇电机
深圳BGA助焊膏
盛元·第壹城效果图-三门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