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晓荷暖脱俗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7:35:4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这是承德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覆盖了整座城市。何叶喜欢每天清晨的时候在佟山公园的长椅上坐坐,看着人们晨练或者散步,那是一种享受。大雪并没有阻止她的脚步,一步一步来到佟山公园。  公园里没有人,只有一片纯白的色彩,或完全或不完全的覆盖了长椅、松树、草地、结冰的水面。一些遗漏在外的松柏针叶,以冰冷的笔调为冬日涂上了一抹墨绿。  墨与白,很明显的对比。  何叶要去上班的承德市附属医院就在不远处,隔了一条街的距离,一首歌的时间。有一首她特别喜欢听的歌,叫《流年》。  听完一整首歌,她便来到了医院,换了医生装,签了到,走进了病房。  有一位癌症患者叫孙艺媛,二十二岁,刚刚大学毕业,比何叶小一岁。每次见到她,何叶总是会觉得可惜,不免多了几份怜悯。明知道她时日无多,却不得不微笑着鼓励她说:“你要调整好你的心态,心态最重要了。”  孙艺媛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的她心里一振,孙艺媛说:“心态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我不是熊顿,我没有白百何的演技,我学不来她。”  何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摆弄了一下头顶的吊瓶,缓了缓说:“但至少你要让自己开心,开心最重要。”  “不是说生命最重要吗?”  这是一句无法反驳的话,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会比生命更重要了,没有生命,什么都没有了。  何叶就像是面对一个领导,她所要做的就是竭尽所能说服这个人接受自己的建议:“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天,你会做什么?我想,我们都曾回答过或者是听到过这样一个问题。与我们年少时不同的是,这个问题即将到来了。那么,你问问你自己,你要选择开心的生活着,还是要悲伤的等待死神的到来?”  孙艺媛低头不语。  “我知道,你很痛苦,也很难过。可是……调整好你的心态,你很有可能活下来。人活着,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你还有家人,还要恋爱,未来还要有自己的孩子不是吗?你能做的,只有开心的让他们看到、你还活着。”  孙艺媛的眼泪滴在了地上,荷叶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她还是要假装坚强,孙艺媛已经哭了,她不能再哭,她要让她明白:只有内心强大了,人才会强大。  离开了孙艺媛的病房,她并没有急着去下一个病房查看,而是躲到楼梯的拐角处,看着窗外的雪飘过。  承德是一个多雪的城市,地处北方。她喜欢这里,喜欢这里的冬天,喜欢雪花漫上屋檐,在屋檐下结出一排排长长的冰柱。只是每次在太阳升起之后,雪花开始消融,冰柱脱离屋檐,重重的撞到水泥的地面上,被撞的粉碎,像思想一般最终化为一摊污水。  她不情愿自己的思想是这样一摊水,会被太阳蒸发。她希望是眼前的大雪,覆盖城市,覆盖山林。她可以听见所有人的家常,可以看到所有人的欢喜,也带给所有人洁白。对,是雪的洁白,绝不是寒冷。  2.  夜里的公车上并没有太多人,因为大雪的缘故,公车很缓慢的行驶在冰雪世界里。恍惚这么一瞬间,像是在童话故事里。不同的是,童话故事里没有柴米油盐,童话故事里没有生离死别。  何叶曾有一个男友,那是她大学的同学,母亲极力反对他们在一起,反对的理由也许是怕她毕业后,不回承德而会随男友去遥远的南方。就在她学校放假和班上同学以及男友去厦门玩的时候,母亲离开了。那是一个夏天,阳光浓烈。何叶看着静静地躺在太平间里的母亲,她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跌倒在地。  她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很少会想起那个男友,很少哭,甚至,她已经想不起他具体的样子。他脸上的笑、他脸上的表情、所有的一切她都想不起来。  休学回到承德,她其实是为了逃避。如今却逃避的太久,几乎快要忘记这件生离死别了。这是多么可悲的事实!短短的一年半,就从夜不能寐变成了麻木,变成了不再思念。感情,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经不起时间的冷却。  回到家里的时候,哥哥何军已经下班回来。哥哥是一名政府的专职司机,多半时间都在开车,劳累一天,正靠着沙发打盹。何叶进门时的声音吵到了他,他睁开眼,看着何叶:“今天下班这么晚,是不是又坐着公车来回在城市里穿梭了?”  何叶换了拖鞋,走过来坐在他一旁,靠着他说:“你有没有给爸打电话?爸一个人在老家还好吗?”  “打过了,爸很好,就是挺想念我们的。你应该自己给他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了。”  何叶没有再说话,总在父亲面前,她就会想起母亲来,泪水会哽咽喉咙,说不出话来。也不是喉咙会疼痛,也不是心里会疼痛,而是她觉得愧疚,因为她再怎么努力的生活,母亲再也不会回来了,留给她的除了那些尘封的相册,还有的就是无休止的想念与愧疚。  何叶的哭声很细微,几乎很难察觉。何军将她拥入怀里,不言语。她安静的靠在哥哥怀里,看着眼前模糊的家,她明白,只有在夜里的时候,在哥哥面前,她才可以放心的哭出来。  3.  何叶的考核已经结束,这意味着她变成了一名合格的麻醉师。她每个月需要进行两台大手术,进入手术室为病人进行麻醉治疗。  何叶是一个看着很清闲的人,多半时间都是在各个病房里转悠,或者躲在楼梯道的拐角处看窗外。  她曾经有一段醉生梦死的艰难阶段,过后整个人便变的沉默寡言很多。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是个内向的人,她很开朗,喜欢笑,喜欢开导病人。她只是想有自己的时间,让自己可以不用想工作,不用想家人,不用想那个他,就安安静静的做自己。  “何叶!”一声呼喊打乱了她的思绪,她回头,是这一日值班的医生。医生急切的说:“快!跟我去急诊室!”  何叶意识到可能大事不好,赶忙随医生来到了急诊室。  急诊室门外聚集了几个人,其中还有两名交警,他们七言八语的说着什么,还有两人手上和衣服上占满了血迹。她立刻明白了,是出了车祸。  当她走进手术台,看见那个只有五六岁样子的小男孩时,她的心沉了一下。小男孩头部受到强烈碰撞,裂出一条三厘米长的伤口,伤口经过处理已经不再流血,可是鲜血早已将他的整张脸染的鲜红。小男孩已经晕厥,闭上眼睛,仿若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所有人都忙碌着,有护士撞到了她,她一个恍惚,才明白过来自己是一名医护人员。  最终经过两个小时的艰难抢救,小男孩依旧是没有被挽回生命。何叶坐在地上,看着双手手套上小男孩的血,她才明白:生命是如此脆弱不堪。  为什么人们不能更好的爱护生命?没有生命,就什么都没有了。小男孩的父母该是怎样的撕心裂肺,就像当初的自己,就像当初的父亲、哥哥一样的撕心裂肺。  突然有一刻,她很后悔做这样的工作,看着人们生离死别,自己却无能为力。只是在这一瞬之后,她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她是一名医师,她需要做的就是,从死神的手里尽可能更多的抢回一些生命来。  4.  大雪停止的夜里,她靠着公车的玻璃窗,手扶着头,眼泪住不住的留下来。  她不想再躲在哥哥的怀里哭了,她没有那么脆弱,连哭也要被哥哥保护。这一次,她想起了所有人,包括那个记不清面容的他,她要把每一个感情都哭出来,从此之后,决不再哭。  公车快要停下来的时候,她听到了有一个男人在唱那首《流年》。她看过去,一个商场的拐角处,一个国子胡的青年男人抱着吉他唱着:“爱上一个天使的缺点,用一种魔鬼的语言。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最后眉一皱,头一点,爱上一个认真的消遣……”  她走下车,慢慢在歌声中靠近那个男人,在他的面前站定,静静的听着: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遇见一场烟火的表演,用一场轮回的时间。紫微星流过,来不及说再见,已经远离我一光年。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那一年,让一生改变。”  唱歌的男人看着眼前这个掉眼泪的女人,停下来,说:“是什么让你如此悲伤呢?”  何叶破涕为笑:“是一份淡淡的想念。”  “如果想念能让你开心,就想念好了。如果想念只是徒增烦恼,就去做别的事情,不要想念。”  何叶说:“我是在想念一个人的笑脸。”  那个男人笑了笑说:“你很漂亮,就让你想念的笑挂在你脸上好了,这样的话你不仅会开心,而且会更漂亮。”  何叶没有在说什么,男人抱起吉他,又开始了弹唱。这一次不同的是,他所唱的是另外一个人点的《十年》。  5.  第二夜,还是那辆公车,还是那个商城的拐角处。只是歌声没有了,有的只是那个唱歌的男人在和人打架。  男人打架很凶悍,三个人也不是他的对手,当他们再一次有人围上来的时候,他选择了逃跑。  何叶没有下车,当车门打开时候,男人跑过车门,撇了一眼,看到了她,又急忙折回,窜上了车。  他就坐在何叶一旁,提着已经断了两根琴弦的吉他说:“没别的事,就是想问问你的名字?”  何叶看了一眼他那把吉他说:“断了弦的吉他不可能会发出好听的声音来,我也不喜欢听到不好听的声音。”  男人笑了笑,说:“那我怎么做你才会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怎么做是你自己的事情,你不用来问我。”  “好。”  男人自顾自修理手上的吉他,弦子断了,怎么也接不上。何叶静静的看着窗外,根本不理会他。  当公车行驶了半个小时之后,何叶说:“不好意思,我快到家了,可以让让吗?”  男人已经眯起了双眼,快要进入睡眠状态,听到她的话,忙回过神来,看着她说:“你住的地方怎么这么远啊?”  何叶离开了公车,男人也随之下了车,男人说:“你不是不喜欢听到不好听的声音吗?那好,等我修好了吉他就来这里等你。”  何叶很疑惑:“你修好了吉他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来这里等我也是你自己的事情。你的事情你决定,不用向我打报告。”  男人冷笑一声:“呵!我叫杨林,我等着你告诉我你的名字。”  何叶没有再搭理他,走进了前面的小区里。  6.  又一场大雪降临承德,何叶在和病房里的病人们有说有笑的走过光阴。  午饭的时候,她打了一份米饭,想要去孙艺媛的病房里走走,陪她说说话,但孙艺媛并不在病房里。  她问了很多人,都没有见到孙艺媛,医生建议大家一起寻找。她的心开始惶恐起来,她知道,孙艺媛并没有真的被自己说服从而变的乐观起来。恐怕这一次,是很难找到她了。  下午,大雪停止了,何叶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对一旁的孙艺媛说:“人生总是有那么多的选择,关键是看你怎么选择。”  “我有什么可以选择的!我的生命即将终结,我还能选择什么?!”  何叶看着她哭红的眼说:“你可以选择在剩余的日子里好好的生活。”  “人都要死了,还生活什么。”  “是啊!人都要死了,为什么还要生活呢?因为命是父母给的,生活是自己的。于情于理,你都得好好的过。”  “谢谢你,一直以来都在鼓励我。”  “不用客气,我们是朋友。”  “好啦!你回去上班吧!我就是想自己一个人走一走,散散心。你别管我了,我一会就回去了。”  何叶看着她苛求的目光,也不好在说什么。  刚回到医院,她就告诉主任孙艺媛在公园里,可能会想不开。当他们所有人都赶到公园的时候,没有人找到孙艺媛的人影。  焦急的等待之后,天快黑了的时候,有人在河边找到了孙艺媛,孙艺媛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得知这个消息,何叶“啪”的一声坐在了地上。  7.  她嘲笑自己的无知,也嘲笑自己的多管闲事。杨林依旧和一帮人打架,喝酒,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很会唱歌,很会弹吉他。  夜不能寐。失眠,是对于一个人或者一件事难以置信的耿耿于怀。  她离开杨林的时候,杨林说:“若是你能和我做朋友,从此我再也不会和人打架,而且我会戒了酒。”  她说:“过度饮酒,会对人的身体带来极大的危害。”  杨林说:“我不是你的病人!我不需要听你说这些!做任何一件事情,至少得给我一个理由,或者让我有一个借口。”  她质问道:“你做任何事情都需要理由吗?!”  “可我要戒掉的不只是酒!而是包括所有的以前!”  她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听着哥哥在自己房间里看电视的声音。她想起了母亲,想起母亲那张微笑着的遗照。她想起了父亲,想起父亲那些天面无表情的脸。她也想起了那张模糊的面容,想起他说爱自己的当时。  当时已惘然,若失去,便逝去。  她努力的做好每一件事,认认真真的生活着。对待每一个病人,都像是对待自己的亲朋好友。她认为生命是可贵的,没有人能随随便便带走另一个人的生命。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美好的,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件事情都有各自的原因。  她因为杨林的话而失眠,她知道,杨林此刻已经进入她的心里,绝不是因为那首《流年》,而是别的。  8.  孙艺媛的母亲来领她尸体的时候,阳光暖暖的洒在地面上,融化了大片的雪花。  何叶躲在楼梯拐角处看着医院门口的人群,一直到所有人都离开,熟悉的或者陌生的人陆陆续续进来。她不愿意让孙艺媛的家人看到悲伤的自己,只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悲伤。  稍等片刻,稳定了情绪,她依旧忙碌于各个病房,安慰所有的病人。  最后,她来到了孙艺媛住过的病房,此刻病房里没有其他病人住进来,空荡荡的。她四下打量了一番,自言自语道:“若是有人问我,认不认识孙艺媛,我会回答不认识。”  她望向窗外,看见院里的松树直挺挺的立在花园里,她说:“终究有一天,你会被所有人遗忘。人们不再提起你的名字,各自忙碌于自己的生活。我会记得你,放在心里,但也一样不会提及。”  她离开病房,走在走廊里。零零散散的病人进来,零零散散的病人病愈离开。她想:所谓的安慰不一定真的有用,但至少、会让一个病入膏肓的人感到一丝的温暖。  这样就足够了。  9.  当她在公车看到有人欺负杨林的时候,杨林并没有还手,只是一味的在点头哈腰连声道歉。  她走下公车,飞奔至杨林,大喊道:“杨林!我回来了!”  猛然间,给杨林一个措手不及,她扑到杨林的怀里,差点撞倒杨林。  杨林说:“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因为我已经决定跟过去saygoodbye了!”  何叶说:“我来只是告诉你,我叫何叶,很高兴认识你。”  杨林将她搂在怀里,久久的不肯放手。  那一日,白雪又一次覆盖了整座承德,当然,也覆盖了所有过往。   共 542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射精疼痛的中医治疗药方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病患者到底遗传不遗传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