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安全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6:07:3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已经是深夜两点了,杜小峰站在刚开挖的基坑边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俩条腿也没停下过,不停地来回走动,看工地的老赵在一旁恭谨的微微弓着腰,两只满是老茧的手在不停的来回搓动着。  远处又出现了两道刺目的车灯柱,吱呀一声,一个猛刹车,扬起一阵尘土,在灯柱的光线里散出大片微尘,一个黑黝黝的汉子还没等车停稳就急忙打开车门走了出来,杜小峰急忙走上去喊了一声,朱经理,姓朱的汉子没有回应,只是急的问,死者在哪里?  杜小峰将朱经理引到坑边,老赵还要跟着往前去,杜小峰朝他摆摆手,示意他回自己的窝棚去;朱经理走到坑边,只见深度足有3米的基坑底部一个红色的摩托车已经摔的七零八落了,在摩托车前方4、5米处,一个灰衣男子成匍匐状爬在钢筋网上,头撞在一段坚硬的混凝土墙上,血肉模糊,几根钢筋已经穿透了他的身体,流出的血已经大片干涸,在昏暗的灯光下,成一片紫褐色;死者看起来是个中年男子,远远的闻着有股淡淡的酒精味道。朱经理回头看了一眼杜小峰,眼光中有种寒意,虽然现在是酷暑,杜小峰感觉自己却脊背有点发冷,昨天刚被提升了成了安全长,今天就出了这么大的安全事故。不但整个分公司的季度安全奖没了,自己的安全长的这个小小的乌纱帽看来也是保不住了。  杜小峰小心翼翼的问道:朱经理,现在报不报警?  朱经理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坑边上那个安全警示牌呢?  杜小峰愣了一下,这个坑边上没有啊,不是大桥要施工,已经挪到那里去了吗?我让物资科做,他们说现在没钱。  朱经理抬了一下脚,忍不住都想把杜小峰踢到基坑里去,心里暗骂这个榆木脑袋,难道还要我明说吗?  朱经理伸手在自己兜里摸索,好像是找烟,杜小峰赶紧摸出自己的烟递上去,朱经理抽出一根,杜小峰赶忙给点上火,朱经理深吸了一口,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今天下午我还看见那个安全警示牌还在嘛,周围的彩旗也都在。  杜小峰愣了一愣,猛的恍然大悟。  半小时后,一个醒目的安全警示牌竖立在了坑边100米处,上面用反光漆醒目的写着八个大字:前方施工,车辆慢行,基坑四周拉上了三角形的彩旗,风一吹来,猎猎作响。  朱经理满意的跨上了车,临上车门的时候,半探着身子朝杜小峰招招手,杜小峰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朱经理靠近他耳边小声说道:报警之前教教老赵怎么说话,说完拍了拍杜小峰的肩膀,然后用力的关上车门,小车绝尘而去。  又过了十几分钟,刺耳的警笛声由远而近,现场量刹车距离、拍照、取证,然后吩咐了一声保护好现场,这里又恢复了平静。  第二天上午9点,工程指挥部召开紧急会议,到会者都是指挥部中层和中层以上干部,朱经理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声音低沉的说:昨天晚上发生的事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事故原因虽然不在我们,但是发生在咱们的施工路段,咱们也脱不了干系,关于死者的赔偿问题,杜小峰同志去和死者家属交涉,在不违反原则的基础上,赔偿额度可以宽松一点。在说到不违反原则几个字的时候,朱经理的口气明显加重了,并且意味深长的看了杜小峰一眼,朱经理喝了口水,接着说道:物资科马上把所有的安全标志牌、安全标语、道路通行隔离措施等准备好,马上就要进行季度安全大检查了,物资科长王博身子动了动,似乎要有话说,但是又咽了回去。  朱经理又讲了一些其他的指挥部管理问题,问,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王博站了起来,哭丧着脸说:朱经理,那些标志牌倒是好做,但是现在没钱买材料啊。  朱经理往财务科长周长新看了一眼,周长新微微动了一下屁股,满腹怨言的说,业主的工程款已经拖欠了三个月了,经理你又不是不知道,指挥部人员的工资暂且不说,就是几个民工队都三个月没付款了,这半个月来,几个施工队长天天到我的办公室“上班”,咱们指挥部马上也没钱吃饭了。  朱经理沉默了半晌,说,不还有一万元备用金吗,先拿出来吧,安全嘛。说完端起茶杯,转身走了,快走到门口回身说了句,散会吧。  事故调查结果出来了,死者是酒后驾车,是主要责任人,工地安全措施齐全,但是作为第二责任人还是要赔偿死者家属人民币三万元,到底这个钱在哪里出,这就不是杜小峰考虑的范围了。他揉了揉有点发疼的太阳穴,继续在单位的安全简报上书写,一栏他郑重的写上了几个字,事故责任者:死者本人。  几周后,季度安全检查,本指挥部全优。 共 173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医院
昆明的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全国羊角疯病治疗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二手房评测 什么是微店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